当前位置:谜团Vision > 旅行杂谈 > 正文

2017西藏之旅

旅行杂谈 谜团 0浏览

天路


再过21个小时便能抵达拉萨。

然而这将尽一天的时间还是很漫长的,好在车窗外的风景可以稍微抵消旅途中的枯燥乏味。

这不是一趟普通的列车,也不是一段寻常的铁路,因为它被叫做“天路”。仿佛是朝圣者一样,人们踏上了这次旅行,又怀揣着无比激动的心情,渡过了漫漫长夜。疲乏而又喜悦,这样的体验是坐飞机直达拉萨的人们体会不到的。

也不知过了多久,窗外亮起了微光,只能勉强看出天际的分界线。这片高原依然是神秘莫测的。又过了一阵,太阳从左后方缓缓升起,逐渐照亮了大地。我们终于能看清了它——可可西里。


IMG_20171001_072756.jpg


展现在眼前的是一片广袤无垠的草原,宽广无限连接天际,直到被没有尽头的群山所阻断。无论是往列车前方望去,还是往后方望去,这些群山仿佛都没有尽头。在初秋的晨光的映衬下,地面显得干枯焦黄,这里好像是没有生命的戈壁荒漠。

然而并不是。又过了一阵,窗外的光线更亮了。在远处出现了灵动的身影,它们和枯黄的草地是一个颜色的,不仔细看很容易忽略掉。它们成群结队,时而迅捷奔跑,时而警惕瞭望,原来这就是藏羚羊。在这样贫瘠的大地上,真不知道它们是怎么生存下来的,到了冬季又靠什么生存。在这几乎无法藏身的广袤大地上,它们是如何躲避天敌的呢?或许只能靠矫健的身躯、快速的奔跑。或许它们最大的天敌是人类吧。

大地之间逐渐出现了一些水坑,有大有小,形状也极不规则。它们是雨后形成的吗,又或是地下渗出来的水,还是这里存在着沼泽地?它们或许正是为动物们提供的水源。


IMG_20171001_155057.jpg


天边朦胧的群山,变成了清晰可见的雪山。每一处山头都被白云环绕着。小水坑也变成了小湖泊,映衬着远处的群山和天上的白云。

过了一段时间,小湖泊又变成了大湖泊。它确实相当的大,列车估摸行进了半个小时,仍未走出它的范围。湖面相当的平静,看不出流向,湛蓝的湖水仿佛和天空一样,然而有些地方又泛着绿光,感觉像是清澈的海水一样。这应该就是措那。

有一个有趣的现象。车窗外偶尔会出现一些维修站、车站、哨站,那里的人,无论是维修工人、执勤人员或站岗士兵,都会停下手里的事情,面向驶过的列车,庄严地敬礼。面对此情此景,心中唯有惊叹,天路在他们心中竟是如此神圣的。


IMG_20171001_131827.jpg


列车继续前行,海拔也逐渐升高,应该是到了唐古拉山口。此时的海把已经相当高了,有些地方的海报超过了5000米。已经有部分人出现了头晕、恶心的症状,这就是所谓“高反”吧。该吃药的吃药,该吸氧的吸氧,坚持一下就过去了。

车窗外逐渐出现更多巨大的雪山,高到只能仰望。有的躲在群山之后,只露出三角顶峰;有的则躲到云层里,显得神秘莫测。它们像是唐古拉山的守卫者,迎接着朝圣者的到来。朝圣者们已经进入了西藏。

更绿的草地,更多的牦牛。牦牛们散步在巨大的山谷之间,显得那么悠然自得。也许,牦牛们才是这高原的主人吧。不必追赶什么,也挺好。

零星的牦牛逐渐成片,零散的村落逐渐增多。列车在山谷中转了个弯,不再向南,而是向东。

拉萨,不远了。


拉萨


隔着宽阔的拉萨河,便能眺望到红山上的布达拉宫。看到布达拉宫,感觉像是解脱了一样,历经一路的艰辛,终于到了拉萨,将近一天的煎熬是值得的。

刚一下车站在地面上,是一种释放的快感,终于离开了憋闷的车厢,呼吸到了清凉的空气。傍晚的冷风吹的身上还有些寒意了,尽管天上还是大太阳。初秋的拉萨要在北京时间8点半才黑天呢。所以时间还早,够我们去找旅店的。

目标直奔大昭寺附近。因为这里就是拉萨核心地带,也是最市井、最热闹的所在。找了一家旅店,100元一晚,确实挺便宜的。先住两晚再说,初到拉萨,身体还需要适应,这两天内最好不要做太剧烈的活动。实事证明,就连上个楼梯,都不是轻松的事,上到二楼已经开始喘粗气了,再上到三楼都有些头晕目眩的感觉了。

高反在夜晚会来的更为强烈,一般是伴随阵阵的头痛。不仅是由于缺氧,也是由于低气压。多喝热水,吃点巧克力,避免剧烈运动,绝对不能洗澡。如果在来拉萨前,服用过红景天能在一定程度上避免出现高反。避免吃辛辣油腻的食物,那样容易引发肺水肿,后果会变得十分严重。初到拉萨的前两晚一般是伴着头痛感度过的,想要睡好也许不太可能。第二天只要不感冒,问题基本不大,忍一忍就过去了。如果感冒了,应选择就医,或尽快离开拉萨。

到了第二天白天,头痛感会好很多,即便稍有头痛,也不必在意,那不会影响正常的活动。不必多想,做该做的事就行了。

先去八廓街随便转转,去茶馆点一壶甜茶,缓解一下疲劳,也当作是让身体逐渐适应环境。这里有很多甜茶馆,有的很出名,人比较多,有的则比较幽静。不过甜茶都很便宜,一杯也就6毛钱,一大壶才10元钱。



八廓街围绕着大昭寺,像蛛网一样形成了向四周扩散的商业街。这里人潮如织,货物如山,还有到处可见的朝圣者。不要用异样的眼光打量他们,也不能用相机镜头死死的对着人家。提前了解一下藏民的习俗和宗教文化,对于增进了解,还是很有必要的。有些东西不能摸,比如法器;有些事物不能拍照,比如寺庙、僧侣。当然,如果摄影技巧能达到令人浑然不觉的境界,还是可以实现拍照的,总之不能令对方感觉到你的冒犯,不然气氛会变得很尴尬。



大昭寺看起来是一个朴素的寺庙,和塔尔寺比起来都简陋的许多。然而这里似乎是朝圣者最多的地方,也是游客最多的所在。有的是来虔诚跪拜的,有的是纯粹来凑热闹的。总之,这里就是人文采风的最佳地段。在我们看来,这里的人和物都是新鲜的,都是绝佳的拍摄题材。

磕十万个长头,似乎是这些朝圣者的目标,用以表明他们的虔诚。又有个说法是,磕长头可以达到锻炼体质、克服高反的效果。每个人都占据了一块地方,一个垫子,一对护手板,重复做着每一个动作都极其标准的跪拜。



八廓街上还有许多行走的朝圣者,他们成群结队,十分壮观。他们不是在遛弯,而是在转经。转经也是一种宗教活动。在西藏,有许多出名的转经线路,其中最有名的是围绕大昭寺的三条转经路线——“囊廓”、“八廓”和“林廓”,分别环绕大昭寺大殿、整个大昭寺和拉萨老城。八廓街就是三条路线中的“中环”。



布达拉宫是另一个转经的中心,环绕布达拉宫的转经道被称为“孜廓”。每年藏历四月是佛祖释迦牟尼诞生、成道、圆寂的月份,转经、朝佛、焚香、灯供、放生、布施等各种宗教活动都会迎来一个高峰。



需要注意的是,藏传佛教中无论是转山、转水还是转佛塔都需要顺时针行走,转动转经轮、转经筒也必须是顺时针方向,千万不可弄反。



拉萨,对朝圣者而言是宗教圣地,对游客来讲则是户外大本营。在青年旅社、旅行社充斥着各种出行信息。有的是商业性质的旅行路线,也有一些是游客自发的拼团方案。去往西藏任何地方的车,都能找到。但值得注意的是,在节假日里,由于游客较多,出行线路就显得比较紧张,真的是晚则无。所以,为了不耽误行程,提前做好攻略,是十分必要的。在拉萨,最贵的旅行成本还是时间吧,毕竟大家都是从很远的地方过来的,凑出点假期也是很不容易的。


林芝


乘坐拉萨东郊汽车站的班车,便能抵达林芝八一镇。这一路也是极其漫长,要经过米拉山口、工布江达县,历经400多公里、将近6个小时的颠簸。

过了米拉山口,海拔逐渐下降,空气不再干燥,山上的植被也渐渐增多。和拉萨相比,林芝完全是另一种世界。这里空气湿润,物产丰富,因此有西藏小江南之称。放眼望去,眼前的景色会令人激动万分,仿佛每一处都可入画。白云层层叠叠,在山尖映出了倒影;天空湛蓝通透,显得云彩更有层次;大山连绵不绝,列于河道两侧;河水清澈碧绿,缓缓的向东流淌。顺着尼洋河向东便抵达了八一镇。

八一镇似乎是在山谷间的河床边发展起来的,沿着尼洋河由北向南延伸开来。环视四周都是高大的山峰,而且显得相当的近。天上的云像棉花糖,时不时的带来一阵雨水,可是俨然还是晴天。

十月份这里已经比较冷了,尽管白天还是大太阳,但是除了正午到下午到时段,还是要穿上保暖的棉衣或薄羽绒服。早晚温差较大,还是要极力避免感冒。这里的海拔下降到平均3000米,高反的感觉不会很强烈,有些地区还是有4000多米。

以八一镇为中心,可以把旅行路线分为几个方向:西北方向的巴松措、东北方向的鲁朗、东面更远处的波密和墨脱、东南方向的大峡谷、南面的米林。其它方向也就不值一提了,可以顺带着看看。基本上,所有的班车都是从客运站出发的。



东边的比日神山其貌不扬,却列于西藏八大神山,在山上的栈道,可以俯瞰八一镇全貌。如果时间充足,可以去逛一逛。

八一镇北面几公里有个措木即日,号称冰湖,门票170,只能坐车游览,一个小时就逛完了,开发不够完善,没什么可看的,感觉比较坑人,就没必要去了。


巴松措


在八一镇北面的菜市场,坐早上的班车经过大概80公里到巴河镇,从巴河拼车到巴松措景区还有30公里。这里的黑车可能就比较坑人了,运气不好会花费较多的钱。

巴松措,藏语的意思是“绿色的水”。的确是名副其实的绿,而且湖面也相当的大。从入口到结巴村就有十公里,再到措高村又是十公里。

从结巴村向北,到措高村的路上可领略更多的美景,这里人迹罕至,仿佛与世隔绝。漫步在浅滩边,近距离的感受碧绿清澈的湖水。这里仿佛是没有鱼的,其实是藏的比较深。平静的湖面映衬出远处的雪山和天上的白云。向水里扔一块石头,欣赏溅起的涟漪,更加凸显了山谷间的幽静。有的大山郁郁葱葱,有的却是白雪皑皑,均如刀切斧砍一般,有棱有角。“国王宝座”犹如一把巨大的椅子,隐藏在群山之中。

最美的风景都在路上,需要耐心的发掘,慢慢的品味。

巴松措正是一个能让人慢下来、静下来的地方。







大峡谷


在客运站门口,坐上去大峡谷的班车,历经2个多小时,便能到达景区。沿途可以领略一下尼洋河与雅鲁藏布江的交汇处。

买票还是让村民开车带进去,这是一个问题;一个是240元,一个是150元,各有利弊。

我们选择让村民带进去,后来发觉其实买票似乎更好,因为景区里面的班车需要有门票才能坐,而且没有一点通融的余地。出来时,还要由村民开车带出来,不然会被罚款。

大峡谷确实很大,走一圈下来,估计有40公里,坐车才是最佳的游览方式,部分路段可以徒步。



巨大的山谷更能凸显雅鲁藏布江的壮观,但是在若大的山谷内,如何发掘潜在的美,也是一个问题,很容易就落入了俗套。

南迦巴瓦峰,藏语理解为“雷电如火燃烧”或“直刺天空的长矛”。雅鲁藏布江绕着它转了一个大弯。雅鲁藏布大转弯距离大峡谷景区还是很远的,大概是在扎曲村的方位,距此几百公里。在大峡谷只能领略一下小转弯的风采,遥想一下大转弯的气势。



来大峡谷拍摄南迦巴瓦峰,似乎成了此行最大的意义。这里的拍摄点距离南峰确实很近,可以清楚的看到,南峰顶端云层的变化。想要看到它的全貌,确实是一件可遇不可求的事情。能不能看到日照金山就看个人的造化了,平常心对待即可。据说有些人,在南峰前跪拜,乞求云开雾散,似乎有点夸张了。



在傍晚或清晨,更容易看到南峰的全貌,白天一般是云层聚集的。



在清晨可以完整的领略到,南峰周围的云是如何聚集的。开始是在低处山谷间弥漫着薄雾,随着太阳的升起,雾气开始上升,变成了高处的浓雾。如果我们正好处在浓雾中,会完全看不到南峰的影子。再过一阵,太阳完全升起了,浓雾也会消散,出现更多看上去很有质感的白云,逐渐地向山峰汇聚。因为没有风,它们没有消散的明星趋势。但是它们也在缓慢的移动。源源不断的白云向着南峰聚拢,此时想要看到南峰的真容是相当困难的,看到白色三角形的顶峰已经是幸运了。直到傍晚它们才可能完全消散。



夕阳照射在南峰时,白色的雪山变成了橘黄色,形成“日照金山”的奇观。

来大峡谷,带着平常心就好了,也许会有意外的收获。若是带着强烈的目的而来,很可能会失望而归,这会大大影响整个旅行的心情。

记住,最美的风景在路上。


鲁朗


十一的鲁朗,属于青黄不接的季节。春季来能看桃花,十月底能看金色的林海,这个季节也只能看看田园了。

住宿在扎西岗村的藏民家里,还是相当实惠的。顺便可以感受一下篝火晚会的气氛,一圈人围着篝火蹦蹦跳跳,打消了彼此的陌生感。

趁着清晨的凉爽,在鲁朗田园上走走还是不错的。远离都市的喧嚣,避开景区的人潮,静静的感受这广阔的大地。阵阵的牛羚声在空气中飘散,提醒我们不是孤零零的。



青冈木和杉树的混合树林覆盖了大面积的山坡,使得大山在青绿色中微微泛着点黄。据说名贵的松茸就是在青冈木下生长的,想要见到松茸却是很不易的。总能看到一些牦牛和藏香猪在树林一带穿梭,寻找着嫩草、青冈果或是野生菌菇。有些泉水会从密林中流淌出来,在低洼处汇聚成小溪。还有一些河水是从土地里渗出来的,使得这些草地远看起来还算平整,但是走近一看,原来暗藏着许多类似于沼泽的泥洼地,走在上面也是相当困难的。可见,这边的大山和草原下应当是蕴含着大量的地下水。




山谷中央有一处巨大的经幡阵,据说是格萨尔王在这里驻军时,曾用这里的大石头治病。

前方不远处又出现了一处土司遗址,看起来似乎是有人居住的样子。



一条不宽的水泥路向远处延伸,直到绕过山岗消失不见,应该是通往另一个村子的。一路走下去,也许要花费一两个小时。

木质栅栏将草地区分成了若干个区域,也许是按各家的草场划分的。众多的牦牛,散落在这广袤的牧场间,远远的看去牦牛只是黑漆漆的一个点。牦牛们似乎很少移动,认准一个地方后,它们就在那久久的嚼着嫩草;吃累了,便随意的趴在原地。



除了牦牛,这里是极少能见到人的。驱赶牦牛的藏民,或偶尔出现的游客,只能算是这山谷间的点缀。常规景区的喧闹,和熙攘的人潮,这里是通通没有的,完全可以悠然自得的慢慢感受这山谷间飘荡的风,耐心的发掘这牧场间蕴藏的美。


转载请注明:谜团Vision » 2017西藏之旅